中文
Home >News center >Roundtable dialogue: How to carry out innovative entrepreneurship and industry -university-research collaboration activities in the field of new materials? (II)
Roundtable dialogue: How to carry out innovative entrepreneurship and industry -university-research collaboration activities in the field of new materials? (II)
2018-10-31 11:07:34
      7月28日,在2018南方科技大学新材料产业技术交流对接会的圆桌对话环节,南科大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程鑫、孙大陟教授、明势资本合伙人曾颖哲、红杉资本副总裁项晓骁、比亚迪中研院院长宫清、长园电子技术中心总监刘晓播就“我国新材料产业长期处于落后的情况下,如何围绕新材料领域开展创新创业和产学研合作活动”展开了深度分析探讨,详见圆桌对话:如何开展新材料领域创新创业和产学研合作活动?(上),以下为对话实录的下半部分。

程鑫: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分享他们的想法和观点。从刚才的聊天也了解到,其实各位都是跨界很多的,有从高校到产业界,也有从工程师做到投资界,其实大家对这几个界都有经历,所以交流起来也是比较熟悉,都有自己的想法,也给了我们一些非常好的建议和想法。

总结下来,如何促进这几个产学研界更加紧密的互动,一方面企业界如何提出一些课题需求,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如何跟企业界对接,包括投资界面对不是自己专业领域的项目可能出现被忽悠等现象,那么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的一个机制就是更紧密地促进产业界、学术界和投资界的互动和交流。

刚才曾总也提到了国外的一些创新的模式做得非常好,就是如何弥补“123”到“789”之间的“456”的问题(编者注:“123”的几个步骤指前端的基础研究、发明创造阶段,解决“Can we do?”的问题;“456”的几个步骤指中间的科学、技术及生产准备阶段,解决“技术可行性+产品可生产性”的问题;“789”的几个步骤指后期的产业发展、市场开发阶段,解决“How can we do?”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在思考,特别南科大提倡“创知、创新、创业”,创业也是我们学校非常重视、鼓励的活动。那么,怎么在我们这个基础上来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我自己也有一个观察,深圳市有很多的孵化器,我觉得孵化器做得最充分的可能就是电子类的孵化器。你有一个好的想法,你带着这个想法来了,在这个孵化器平台上面,你有很多的工具,然后深圳周边有无数的电子元器件的供应厂家,你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就把你的想法变成一个产品,然后进行市场验证。这个是做得非常好的,那么其他领域的孵化器,特别是新材料方面的,我是没有看到的。

如果新材料你有一个好的想法,有一个技术的话,真正要从实验室、从课题做到应用级,做到更大的概念的话,其实这中间“456”是有很多很多需要再解决的问题的。但是现在基本上孵化器只是提供一个办公、住宿的平台,并没有能够在技术上面提供这样的服务,所以像刚才提到日本,它有一个政府的机构平台来做这些东西。其实我自己也是特别想在深圳市、在我们学校、在技术转移中心的支持下,能够建立一个这样的平台。

我们现在在学校已经有一个新型材料创新中心,但是我们更希望这个创新中心放在外面更好,因为放在学校里面它是封闭的,如果放在外面,有政府的资源和支持,我们不仅仅是提供一个办公的平台,更重要的是提供技术支撑和服务,包括像杨老师提到的一些检验检测的服务。

所以,如果我们要办这样一个服务于材料类的创新创业中心的话,我想听一下各位有什么建议?我们怎么去运营?怎么去找到这个资源?然后在这个平台的基础上,怎么能够把企业界、投资界还有学术界整合在一起?

刘晓播:我开始的发言也是抛砖引玉,我再继续抛一个砖头出来。因为我也是深圳市的科技专家,包括科创委、发改委,我觉得深圳市政府一直在促进新材料产业的发展。但是从政府的角度来说,我觉得可能提供的政策还不是很系统、协调,还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生态系统。

特别是深圳市政府最近这几年都在“腾笼换鸟”,把一些低端的产业或者说不环保的产业迁出深圳市以外,这个政策没有错,但是在执行的过程当中,可能这样说对政府有一点不太公正,但我要说真心话,就是有时候“一刀切”这种政策确实对企业的伤害是蛮大的。

有很多企业在深圳确实做不下去,比如因为土地成本、人员成本太高,不适合在深圳做,可能会迁到东莞、惠州,这是正常的,但有些企业可能是因为政府的一条政策,比如环保政策拿不到环评报告,可能本来它的研发或者销售还在深圳,它都很难做下去。

所以我现在的感受就是,如果深圳要真正建立一个材料方面的产业园的话,它不是一个企业或者政府出一个部门就能做到。这需要一个系统,首先从场地上说,深圳的土地越来越少,适合做材料产业园的土地,政府有没有储备,还有没有这样的功能,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从政策上来说,如果我们要贯彻环保的话,那是不是在深圳就不能做材料相关的实验或者开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产业在深圳开展可能就有问题。我想深圳如果继续要做的话,就需要配套的环保服务公司或服务产业链。

因为我在德国生活过,德国非常注重环保,但是我们在做化学实验包括化学配套这个产品废物排泄的过程当中,是有一套完善的服务公司给我们做处理,包括一些大的化工公司也离我们的居住地不是非常远。它并不是说做化工材料就对环境一定有污染,是我们过去做化工材料那种低端的制造方式对环境有污染,不是化工材料公司或者制造商对环境污染。我们要有好的环保措施、环保监管,包括服务配套措施的话,材料产业依然可以在深圳这个土地上发展起来,而且能保证碧水蓝天,让我们生活得更好。

所以在这方面第一要考虑场地,第二要考虑配套服务体系,第三要考虑我们这个产业链,如果我们越来越多的企业都迁出了深圳,包括材料项目,那么深圳在材料产业上可能就是一个孤岛。那这个孤岛在做技术服务或者技术市场对接过程中,可能又形成了一个新的鸿沟。

所以在这个系统打通的过程当中,我想不能仅仅是一个企业,或者深圳市政府的一个材料产业或能源处,或者仅仅大学一个单位来实现。这个需要大家坐下来共同探讨,我觉得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我希望南方科技大学能在这方面牵头,达成一个这样的理想,有助于我们的企业帮助我们深圳市的材料产业发展,这是我的期望,谢谢。

宫清:回答刚才程主任的问题,“材料”我们说出来就两个字,实际上材料的种类非常繁多,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半导体材料等等,这些材料的制成有很大的不同。所以说我觉得建立材料的产业孵化园要分类,比如说高分子材料要建一个孵化园,那跟金属材料就完全不一样。高分子材料你要有机合成,要有分离提纯的技术,要有材料成型技术,要有刚才孙教授说的分散需求,这些都是高分子材料必备,对吧?固态的、液态的都不一样,所以它这个制成完全不同。

你这个可能要分类,到底是想建一个什么样的材料的孵化园或者孵化基地?国外为什么能做好?它是分类的,金属材料、非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半导体材料,它们的装备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哪种材料都是可以建立孵化平台的,没有问题,而且可以带动一大批相关的企业,就是要定位。

我也希望南科大在深圳这么好的环境下,能够找到一个很准确的定位,到底是哪一种,然后把相关的这类东西做好。比如说我看你们的基础,包括刚才杨教授介绍的平台测试技术,基本上都是针对半导体产业,那么在这方面建立你的平台相对更方便一些。因为材料离不开检测基础,确实检测是材料的眼睛,如果没有眼睛,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所以说,我觉得根据我们的基础、我们的应用,去发展这一方面应该是可以的。而且我们希望深圳有这样一个好的平台,跟产业界、跟企业同时跟资本方结合,建立这样一个孵化的产业群。


曾颖哲:我作为材料这一块的门外汉,我只能拿做投资的想法来看这个共享。我们一直以来针对创业团队的投资,其实问得最多就是三个问题。这个市场上的痛点是什么,有多痛?然后你怎么来解决这个痛点?最后一个就是,为什么是你而不是其他人来解决这个事儿?我觉得做先进材料的一个研发中心,我也建议大家想清楚这三个问题。

另外呢,我同意宫院长前面说的要想清楚分类,我其实可能会更简单一点,就是切入点要小,别想着做一个大而全的。然后第三个点其实就是我们说的“人”的问题。所以,这个事情如果换成我来说,我会觉得激励要给够,想清楚这个东西的目的是啥,然后激励给够挑到足够强的人。我可能就这点意见。


孙大陟:我觉得也可以从产业的角度来分类,按照深圳市的大方向,发展的产业,比如航空航天也好,汽车也好,能源也好,按照这种角度来孵化技术。当然这可能会有一个问题,比如大家会有竞争,可能技术比较近,那我们要保证尽量做到一二。另外一方面就是大家能够互补,相互学习。比如说做电池,可能一个做电池的正极,另一个做负极,两个品牌,但是最后能整合到一起。

另外,比如现在很多3D打印也好,还是光刻也好,其实很多都是在做耗材,这种东西你可以把它都放在一起,它很多都是胶或者分散液或者墨水,其实这个最关键最值钱,然后你把这些东西和设备、机器整合到一起,我们就可以从一个孵化器整合到整个产业。

另外我也很赞同曾总的说法,就是要真正能够找到好的项目和人。特别是深圳现在引进很多海归等各类人才,大家都很厉害,能够带一个队伍来做这个事。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们培养的人才,不管南科大也好,还有是深大也好,从我们学校出来的不管学生还是研究员,还是博士、硕士,他出来之后有没有能力把这个项目做好,全方位地带领队伍做好,我觉得这样的话才能真正培养一批自己的人才。

曾颖哲:这一点我是特别同意。因为很多时候在其他的论坛上,大家都会说中国现在流量红利没有了,人口红利没有了,我说其实我不太同意这个观点,因为我觉得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工程师红利。比如说德国有多少人?中国一年理工科毕业的学生有多少人?所以我是对这个非常有信心的,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投资中国最大的一个信心。


 


程鑫:好,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分享的观点,有很多建议对我们有非常大的启发意义,今后在构思新材料创业孵化器的时候会考虑和借鉴。我们下面还有一点时间,想看看听众们有没有什么问题,或者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或者观点想分享一下。

听众:各位领导下午好,我是XX科技的创始人,我姓黄。今天我们这个圆桌对话,刚刚听到程教授说可以发言,我得第一个举手。为什么呢?因为我对这个材料以及应用还有资本,我个人有非常非常深的一些感悟,想跟大家一起分享。

讲到新材料这个问题,刚才宫院长讲材料首先要分类,确实如此,我去韩国(考察)的时候,比如他们介绍改性PP的时候,就专门带高分子材料的跟我交流,我想看铜上面镀金技术的时候,他们就会带我去另外一个与金属有关的一些材料跟我交流。这个给我感触很大,因为我们公司从事的是三大技术的集成,应用的场景现在有三个方向,现在已经落地的是一个方向。

哪三个技术呢?第一个就是我们的一个镀金技术,刚好比亚迪也有,比亚迪我所知道的他们有一款就是不锈钢上面镀一层镍。其实按照我们中国来讲,不锈钢上面镀一层镍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一种技术,包括今天刚才讲的这种新技术,我们说新材料它只是材料,而技术只是让应用场景变得不一样而已。

应用在哪里?应用在电子领域,OK,那么它的标准要求就很高。就像现在跟我们接洽的珠海光宇、宁德时代,它要求的标准是非常非常的苛刻。它其实就是在铜上面镀一层镍,要求多少?1um±0.2,应用场景就是要耐腐蚀。耐腐蚀,时间要求非常长,但是在我们国内竟然没有一个能做到,连日本的都不行,只有韩国的一两家能做。

第二个就是高分子材料跟金属之间结合的一个技术,在我们国内进展来说,1到100做都 OK,但0到1又不行。这个我们用在哪里?就是我们软包电池用的极耳,但是应用场景不是数码,是在动力汽车。就动力软包这一块,其实正常来讲它也是非常简单,它涉及三个技术。所以我在跟很多资本界的洽谈这个东西的时候,就像刚才曾总也讲到的,其实很多人面对这一块的认知门槛比较高,比较难读懂。其实我的感触就是这种新材料的应用,只是随着我们工业化的领域不断增加而已。

我觉得今天收获蛮大的,其实我们的新技术跟新材料是相结合的,同一种材料它只是应用场景变了之后,就需要一种新的这种技术去适应这种材料应用到具体的应用领域中。这就是我小小的一个感受进行分享,谢谢。


程鑫:好,谢谢。还有没有其他的嘉宾?

听众:各位专家,大家好,刚才听了很多专家各方面的一些分析,确实让我感触很深。因为我是去年从研究院里面出来刚做创业,我是做很特殊的一种稀土,即使很多搞稀土的人对这个稀土也不是特别了解。

这个稀土的一些终端用途很特殊,包括我们的高温燃料电池里面的固体电解质,还有我们苹果手机里面的压电薄膜材料,现在高端的手机包括华为、苹果里面是用这个东西。

现在有这样一个问题,因为本身我是学冶金出来,后面研究生读的材料,我们有一整套非常成熟的在国内把这种稀土元素提炼出来的技术,但是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终端的所有这些应用几乎全部被国外垄断,我们国内非常割裂,我们前端提取这种稀土的,包括它中间的提纯也好,做成金属也好,我们做成中间合金也好,这个技术系统很成熟,但是一旦往后面走一点,我们这里就全部断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谋划这个事情,在想这个元素的大产业有没有可能在国内搞起来,所以一直在做这个工作。

我发现其实我们国内很多高校里面,他们后端也是有很多研究,但是跟我们前端提取的很割裂,他们其实根本不清楚前面这种元素怎么回事。因为这是很特殊的一种稀土,它几乎没有原矿,它只能作为伴生资源回收,所以它以前很贵,但是近几年有一些变化,这个元素已经变得价格比较低廉,我们认为它已经具备了大量的产业化的这种前景。但是从前端到后端过渡的时候,我们发现问题很大,怎么样把它串起来,我们很清楚这个产业,但是怎么样把这个产业整起来,我们想搞一家初创公司做这个事情,我们感觉难度很大,所以这里也想听一听专家们能否给我们建议。

如果我想去做这个事情,怎么样做会比较合适?当初我们也想这个东西可能是一些国企或者比较大的央企去主导会好一点,但是我又发现好像大家对这个东西不是特别了解,因为这个行业我们做了很久,很多代人传承下来,所以我比较清楚。其实我们是想把元素周期表里面的一种元素吃透,从头到尾想把它吃透,应该是专业性很强的,我们想做这个事情,但它产业链涉及面太广了,怎么样去把它铺开,所以想听听各位专家能不能给点建议?谢谢。

 

 

 

刘晓播:我给你一个简单的建议,你是一个创新项目或一个初创公司,你的资源非常小,你要用一个很小的资源撬动这么大的一个产业链其实是非常难的。所以你要重新对这个市场进行梳理,对这个产业链和价值链重新梳理,你找到你核心能力最强的一个点,然后你在这一点上突破,找你的上游和下游,跟他们进行合作。

在这个产业当中,你只有跟别人合作,大家都有利益,大家才能帮你推,帮助你把这件事情做成,否则的话,你要用你自己的力量去拉动每个人,那简直是难上加难。所以你要转换思维,转换思路,这样的话对你来说才有意义或者更有可能达成目标。希望你聚焦、聚焦、再聚焦。

 

 

 

曾颖哲:还有一个建议,就像我们做互联网产品要找到爆款,就是说你一定要找到一个量特别大的一个应用。我觉得产业真的是很现实的,技术再好没有应用,其实大家真不会用。如果你这个应用真的有非常大的市场前景,我相信你绑住了这个源头的原材料这一关,我觉得你下面的事情应该是比较容易。

 

所以我可能还有一个疑问就是这个应用有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你要去看一看,分析一下这个应用,每一段产业链上面核心的一些关键点,然后你要想办法去找到那个支点。当然在这个阶段里面,我们资本的帮助应该也能起到一些。

 

程鑫:好,谢谢各位嘉宾,考虑到时间的原因,我们今天的圆桌论坛就到此结束,感谢大家参与。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向我们提出来,我们希望在明年这样的活动中有更多的改进,最后要感谢各位的参与,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