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Home >News center >Roundtable dialogue: How to carry out innovative entrepreneurship and industry-university-research collaboration activities in the field of new materials? (I)
Roundtable dialogue: How to carry out innovative entrepreneurship and industry-university-research collaboration activities in the field of new materials? (I)
2018-10-31 11:08:12

7月28日,在2018南方科技大学新材料产业技术交流对接会的圆桌对话环节,南科大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程鑫、孙大陟教授、明势资本合伙人曾颖哲、红杉资本副总裁项晓骁、比亚迪中研院院长宫清、长园电子技术中心总监刘晓播就“我国新材料产业长期处于落后的情况下,如何围绕新材 料领域开展创新创业和产学研合作活动”展开了深度分析探讨,以下为对话实录。

▲ 南方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主任程鑫

 


▲ 红杉资本副总裁项晓骁

 

项晓骁:大家好,我是红杉资本的项晓骁。我在红杉是做工业科技板块的投资,和今天的主题也是很match的。我在做投资之前,大概有十年的工作经历是做工程师,也是经过工程科研往投资这个方向过渡过来的。

 

回到今天的话题,我是这样的感觉,就是在高校里面的科研的一些成果,到真正商业化落地是一个很不容易、很漫长的路径。怎么讲呢,其实并不是说是一个钱的问题、资本的问题。

 

因为我们看到包括像红杉投了很多成功的企业跑出来了,其实归根结底到最后都落到一个“人”的头上。所有企业说到最后都是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否能把团队带动起来,把商业固定跑起来,包括在整个中国的市场环境当中存活下来,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话题。

 

这和科研搞技术可能是非常不一样的一个路径。对于我们资本而言,在当中其实是扮演一个很好的角色,一方面是作为一个股东投资,用资产帮助这些科研落地,更重要的在于我们有很多的被投企业,在各个领域、各个方向,那么这些企业资源、企业家资源,包括市场资源、人才资源、团队资源,这是我们能够对接给这些科研团队的最大的一个赋能吧。所以,这是我觉得资本在科研落地当中能为大家服务好的一个环节,谢谢!

 ▲ 明势资本合伙人曾颖哲

 

曾颖哲:大家好,首先非常感谢主办方正轩资本和南科大的邀请。我是眀势资本的曾颖哲,我们其实也是一个创业基金,差不多2014年的时候成立。虽然在北京,可能跟深圳的投资机构会不一样,当地人在北京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喜欢互联网的TMT、O2O、P2P之类,对吧?我们当初成立的时候,我们就明确了一点,我们只讨论技术驱动的项目。

 

我个人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决策呢?其实我们也是觉得整个工业包括技术,才是这个国家最根本的,就是要长期发展的最基本的一个核心。这个虽然很苦很累,当时我们投资这个领域的时候,很多其他的基金机构特别是美元基金就非常看不明白,说你们干嘛去投这些,因为纯的美元资金,他们是希望投像腾讯啊、Facebook这类爆发性非常强的一些项目,那我们走到现在呢,可以说还行吧,这个就跟创业一样,其实你是必须要看准一个领域,就这样一直坚持走下去。

 

在新材料这个领域方面,我们其实是完全的一个新手,我们没有投过。原因也很简单,因为我们觉得新材料这个领域的认知门槛是特别高的,除了前面几个老师说的周期长之外,当然周期长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这个认知的门槛特别高,而我们一直秉承的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所以今天我还在跟南科大的老师开玩笑说,如果在座的各位或者是老师、同学们,有谁在新材料投资上面有些想法的,其实都可以来找我们或者是加入我们。

 

我个人在做这个基金之前在Robot Bosch做了差不多八年,所以对工业、汽车行业会看得比较多一点,其他的包括在AI、大数据方面也会看得比较多,另外一方面就是技术带来的消费升级,我们投了车和家、小牛电动。

 

产学研这一块,其实我非常赞同TONY说的,就是产业界的需求跟咱们研究的方向,很多时候其实当中还有一段很长、很大的一个gap,双方其实互相并没有那么的了解。我自己非常简单的一个想法,比如说产业界其实是需求方,它来提出一个需求,我们的学校和科研机构其实是一个支撑方,我觉得整体的运行机制其实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在德国或者是日本看到的一些情况,我其实挺羡慕他们这一块,我们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产学研的联合体?当时我在日本的时候,他们有个叫产业研究中心,在东京。东京周围是聚集了日本大多数的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其实是日本整个的一个经济支柱,大家也知道,他们在找新的领域、新的研发方向的时候,他们的科研力量包括他们的设备其实是不够的。

 

但日本做了什么呢?它由政府出资,然后由大的企业包括三菱啊、丰田这些企业组织做了非营利性的一个机构,他们采购了全球最先进的测量设备这些,当中小企业在新产品的研发上面有需求的时候,他们就很自然地说,OK我只有不多的经费就交给这个研发中心,这个研发中心干什么?它就起到一个对接的桥梁作用,它知道这个领域哪个学校的哪个老师、哪个院系是这方面的专家,然后他们去帮这些院校沟通,沟通完了以后就把这个钱作为一个课题经费。

 

很有意思,那是一个非营利性的机构,它要的其实跟咱们前面杨老师的那个检测中心差不多,它要的是你在整件事情上面的数据,它把这些数据采集,然后当研究成果出来的时候,它把这个成果转移给中小企业,它自己在这个当中是没有任何分润的,只是由学校根据消息来分配这样的一个利润,所以他们这是非常成熟的一套体系。

 

我们自己投的汽车行业,发现这个行业的很多创业公司其实很难,包括做BMS也好,做其他发动机的也好,说白了,你说创业公司上来就买几百万的检测设备,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一个负担。然后做这些发动机的,我们当时开玩笑说上了台架,试验就是好几十万,怎么给?所以现在慢慢的我们也看到一些孵化器去做这些东西,去做这些实验设备,这些设备其实可以共用。其实这个事儿不是很新鲜的事儿,因为80年代的欧洲其实也面临过这样的情况,他们也走到了现在,我觉得可能更多的还是一个机制上的一个问题。

 

打个比方,我们做投资的比较俗啊,很多人其实是为了KPI,比方说高校的评价系统,是以我有多少创新,有多少知识产权成果转移,或者产生了多少实际效率作为KPI,那这个事情会不会不一样?企业减税的KPI换一下,会不会又不一样?这些东西,我觉得可能是值得去探讨的。


▲ 南方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孙大陟

 

孙大陟:从我个人来说,因为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做的应用项目,在清华读化工的时候也是应用项目。在美国读博期间,我们做陶氏、巴斯夫、杜邦的产业项目比较多。后来读博士后的时候,我就想除了产业项目是不是再做点基础研究工作,然后我就去了长岛的国家实验室做了一些基础研究。后来回国到了南科大以后,我当时也在想,我是往基础研究上做还是往应用上走?后来我觉得在深圳这个地方,还是要往产业上走,然后就做了前面(主题演讲PPT中展示的)这么些项目。

 

当然这么多年,我从2013年搬到实验室之后,这个期间跟很多企业打交道,一开始我也没有想过要自己做公司,后来跟企业沟通就发现产学研其实分两种,一种从校企的合作层面来说,企业有需求,我们怎么帮助他解决问题。我们和很多企业有沟通,也有一些项目在做,但是比较成功的一个就是做群青紫的项目(山东龙口市无机颜料项目),那个非常快,半年之内,从沟通到接触,分析项目,到我们决定可以做,签订合同。三个月之内,实验室里做完,然后企业里中试,再到产品出来,特别特别快。

 

我想一方面是项目好,运气比较好遇到这个项目,另外呢,我做过很多项目,为什么这个这么顺?主要还是因为企业和教授、学校之间的沟通很顺畅,利益上、技术层面上各个方面的沟通都没有障碍。我觉得相互之间以诚相待很重要,其实我接触的企业很多问题在技术上并不是很难,虽然说有一些技术像芯片啊或者其他高层次的问题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但是很多时候面对一些具体问题的时候是有办法解决的,但是最重要的是相互的信任。

 

另外一个层面从创新的角度来讲,创新从学校怎么走出去的问题。我们课题组在美国的时候也见到两个本科生毕业之后做项目、做公司做得很好。但是我觉得一方面是项目,另一方面还是人。因为现在国内很多优秀毕业生还是觉得出国好,确实也是,但反过来讲,我们高校的扶植企业,没有给优秀毕业生提供一个很好的展示的平台。包括我的学生,我最骄傲的一点就是有的学生确实很好,留下来了跟我一起做,他们本来出国很容易。所以,如果我们的创新创业环境更好,更鼓励学生留下来做一些事,那么,不但产学研可以做得更好,更重要的是能够为深圳这个城市为祖国留下更多的人才。

 

程鑫: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分享他们的想法和观点。从刚才的聊天也了解到,其实各位都是跨界很多的,有从高校到产业界,也有从工程师做到投资界,其实大家对这几个界都有经历,所以交流起来也是比较熟悉,都有自己的想法,也给了我们一些非常好的建议和想法。

 

总结下来,如何促进这几个产学研界更加紧密的互动,一方面企业界如何提出一些课题需求,学术界的研究成果如何跟企业界对接,包括投资界面对不是自己专业领域的项目可能出现被忽悠等现象,那么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好的一个机制就是更紧密地促进产业界、学术界和投资界的互动和交流。

 

刚才曾总也提到了国外的一些创新的模式做得非常好,就是如何弥补123到789之间的456的问题(编者注:123指前端的基础研究、发明创造阶段,解决“Can we do?”的问题;456指中间的科学、技术及生产准备阶段,解决“技术可行性+产品可生产性”的问题;789指后期的产业发展、市场开发阶段,解决“How can we do?”的问题)。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在思考,特别南科大提倡“创知、创新、创业”,创业也是我们学校非常重视、鼓励的活动。那么,怎么在我们这个基础上来搭建这样一个平台?

 

(未完待续,明天敬请关注)